【全字幕+视频】郭文贵2018年10月28日视频 20181028

视频截图

字幕版视频:

本资源为文贵先生全文字幕版视频和字幕文本。
如何使用本资源:
1,直接录屏,即可截取;下载视频自行编辑
2,保留时间轴,用外语替换中文,即可做成外语翻译字幕。
3,转成xml字幕文件,导入剪辑软件(PR、达芬奇或FCPX)编辑。

字幕版视频下载

全文字幕:

尊敬的战友们好,10月28日,文贵报平安直播。今天是周末,文贵首先祝大家周末愉快。昨天晚上很晚才睡觉,每天讲太多话了,嗓子都哑了,最近两个礼拜没敢抽雪茄了,但是讲话太多,每天都是来个小时就那么讲,嗓子肯定是有问题的。这几天来呢,各方,全世界的事情,都在风起云涌。众多国际事件,想来想去这些事件啊,和中国没关系的不多。 刚刚在欧洲有一个大会,可能战友很少人知道,是非公开性质的,但是每年都有,就是摩根士丹利每年都在欧洲请一些VVIP,都是一些大客户,还有就是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官员和前官员,还有一些有实力的老板,举行世界明年啊,经济预警啊,国际大事啊,市场风险这个会,实际上有点想学过去神秘的骷髅会什么阻止,实际上就是拉关系,这个会几乎囊括了全世界几乎所有的退休前任领导人, 比如基辛格没有一年不去的,鲍尔森,美国前财长没有一个不去的,都去,你像英国的法国的,德国的都去,世界上几个大老板,那是必到的,这个活动一般来讲下午开始开,讨论一些关键议题,然后经济形势预测,说说今年经济形势,热点,然后晚餐。这一直有人演讲,还是干货比较多的,那么这个会呢,和过去完全不一样,我的人也参加,其中很多人都是我的朋友,他们感触最深的是,就是这些人,过去全是亲共派,几乎都是,或者说,是观望派,沉默派,不说,我也不管你,我也不支持,可能也做生意,可能也不做。 但是这次是大变了,所有人都在谈论的一个主题,海航王健被杀回忆当中,这么多人,没有一个人认为王健是拍照死的,没有一个人法国几个领导人,还有现在几个牛X人,都是斩钉截铁的说王健是被杀的,而且法国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然后他们担心,他们能在这杀中国人王健,能不能杀我们呢? 英国人就更不用提了,他们虽然拳头没那么硬了,但是在这个时候表现出他们的正义感了哈,这时候不是他们为了钱背叛香港的时候,这时候就义愤填膺的就上来了,包括我那好哥们,都在场,三任首相都在场,其中两任喊的很欢,我很不喜欢 的,我和他们吵过好几次架 了,我说香港问题上你们英国人背叛了香港,你们出卖了香港,你们正义在哪呢?承诺呢?不是说让你们替香港打,去杀,让你们把香港拿回来,但是你们应有的义务应该有吧。 其中一个我说是你搞的英国脱欧,又拿那么大基金工作,我帮了你那么多忙,当时答应过我,在香港,官员,到英国旅行的问题上要进行制裁,然后他跟我说他辞职了,他狡猾的嘛,政客有几个好东西,这回听说他发言很激烈,王健的事件,他如何如何愤慨结果就跟我一样的人也有,他就被英国一个很有前途的牛人,很有可能是下一任总理啊,绝对的我哥们,跟班农也是哥们,说你不要那装了,你才不希望海航的事被查清呢,你在中共那还得搞利益呢,搞得很僵。 那天晚上前首相托尼布莱尔是首次在这场和上提出了他的担心,提出了他很多的想法,说他最近取消了三件事,一个是沙特事件,他取消了沙特的达沃斯论坛,交沙漠达沃斯,没去,第二件事,海航又通过各种渠道,要干啥事,我这里就不具体说了啊,第三个,他说有人叫他参加一个所谓的香港什么活动,他拒绝了 这是真的,我知道,很多人都以为他怎么样怎么样,我发自内心的,英国的政客我打交道的那么多,他是在钱上是真小心的一个人,是真不敢乱来,这也是我在慈善事业上和他合作的一个原因,现场啊,来那么多人,几乎讨论的焦点,海航,所有人因为海航事件都在对CCP重新看待。 在一个就是沙特杀记者事件,这是焦点,几乎所有人都被邀请去了头两天举办的沙特沙漠达沃斯轮胎,几乎都没去,全都取消的了, 第三个事件,所有人都看到了中美之间的较量,在台海,香港,澳门,南海问题上,大家的观点和预测,这个预测大家真是,大家不要小看了这些人,这些人几乎囊括了全世界一半以上的经济总量,这个转变,所有到场的人都是惊讶的,这些人可以说是最最亲共的,亲中的,他们现代谈的问题,就是中国的CCP,中国的王健被杀,沙特记者被杀,中国下一步的整个的港币,人民币汇率,经济下行,在一个中共会在台湾做什么,港币能撑得住吗?人民币能撑得住吗? 然后对也有很多人谈到了王岐山以色列正在进行的中东之行,然后就是他们关注的油价。油价就是金融的晴雨表嘛,都关心,在这个会当中的,我派去的人,我让他们准备点资料,大概五六章吧,新疆集中营的资料,我让他打出来,做了个小折叠册子,我说那个场合是不允许大家穿越商业名片,不允许向对方索要联络方式,不 允许录音录像,更不允许传各种东西,我就说你就跟主持人说建议他提一提,能提最好不能提就算了, 结果呢,我觉得新疆人该走好运了,那天那个主持人,他老婆就是记者,他老婆就是关注新疆问题的,BBC的,跟他一说,说我这个朋友是美国人,是一个非常非常亲共的人,现在是坚决坚决和我站在一起反共的人,这个基金经理是很大的人物,和他说能不能说两句,这个人看到了以后,说,你跟我过来!他就拿着这个就过去了,站在多功能厅,拿着这个(折叠册)在那bababa就念了一遍。 哇!大家激烈讨论,让他也很感触的说,所有的人都在关注新疆事件。我们的话题也很简单,很多新疆的朋友光发牢骚,光喊,没用的。当时犹太人多有钱,犹太人也喊了,有用吗?最后解救犹太人的是谁啊?是美国有利益的人,美国大兵解救了他们,所以说你得要有实力的人,我们把这个事和什么事联系在一起呢? 就是要把1927-1942的德国和今天的新疆;1927到1972的新疆,和今天的德国,为什么,很多人问为什么文贵总说1927-1942,1942-1972,希特勒都死了,大家记住1927-1942是德国全世界经济转型最重要的时刻,有很多拍的好电影,记实电影都将这个故事,是很重要的,这才有了二战以后工业迅速的发展,转型,人们才过上正常的日子,真正的意识到和平到来了,整个世界上经济金融,当然美国崛起。 这个主题呢,在会上一讨论呢,每个人都觉得,是!所以新疆这个集中营,绝对不亚于当年犹太人在二战中希特勒搞的集中营,今天新疆这种惨无人道,在世界发展到今天的时候,还有新疆人被集中营被关起来,男的女的分开弄,吃的饭肯定不是人吃的,真的连美国狗都不吃的饭了,这个时候,还出来演戏,还演这么拙劣的戏,说他们需要学习,需要教育,华春莹说需要学习,还有胡锡进,让他们家人也去呗。 所以印材料的时候有几句关键的话,和希特勒联系在了一起,哇,引起了很大的震撼。这个会呢,我跟西方人打交道这么多年我知道,在西方这个社会,绝大多数人叫资本主义社会,大多数人都在追求幸福,追求自由,你别惹我,基本上不搞事,都是利益嘛,追求自由安全的生活,所以在西方农场弄地很受欢迎,城市里面是艺术,金融,政治,建筑,玩这个,最最少的人关心执政,玩金融,玩政治,大律师 背后操作,什么这会那会的,很少能触动他们内心,能触动他们内心的就是工作,这就是特朗普总统玩的,工作,工作机会,要工作,不要暴动 所以说在这些人当中,你要提起这个事很关键,他们的心态就知道,下一步就弄到他这来了。所以影响很大,现场这些大佬本,每个人都要,给我一份啊,有没有,很多人都拿着手机拍照,打出来,然后发给你们,然后会组织者发给你们 这个会给我一个很大的感触,就是说现在共产党整个,包括罚文贵的130亿,这个都成了大家的笑话,说郭文贵给罚了130亿,每个人都说郭文贵还活着,不简单不简单,大家都在讨论,共产党的疯狂,共产党在南海的疯狂共产党在香港的疯狂,对台湾,天天要打要杀穷兵黩武的疯狂,对全世界蓝金黄的疯狂,以及在中美贸易战上不理智,孩子般的扭紧, 没有任何政治智慧,战略智慧,然后王岐山跑到以色列中东去掏肛,然后中国外交部现在演了一场欢迎日本的大戏成了笑话,所以整个你看大家能看到的,新疆问题,中日问题,中美贸易,蓝金黄,王健被杀,整个香港港币,人民币都影响了全世界的命运,当然是焦点了,那就是CCP,这个会好在哪,就是这次大家真的都在呼吁,我们要把中国人,中国,共产党要分开,因为现场很多人都是我朋友,都在替我说话,说一定要分开,说共产党是共产党,中国是中国,中国人是中国人,这个特别有意思。 让我和惊讶,因为安培在北京的时候他们的会正在进行中,就在安培事情的时候就有人,也是我的两个很有影响的世界级的哥们,说中国和日本的关系,不能忘掉国民党,不能忘掉国民党当时和日本的关系,然后要看清楚共产党和日本当年的本质,现在共产党要和日本的好,要往回看几十年,这都是世界政治家,很有意思,其中一个北欧国家的领导人, 是现任领导人,临时飞去的,到现场讲中国不是敌人,不是朋友最起码不是敌人,我们应该和共产党讲你们不该这么干这么干,我们应该怎么干怎么干,结果他来了他以为他很重要,结果没十分钟,就有人说停停停停,你别讲了,我们不拿你工资,不是你的公民,你在这也不用像教孩子一样教我们,你快走吧,快走吧,别和我们来这套,共产党给你多少钱 我听到这一幕之后觉得特别搞笑,因为这个国家领导人在一个月以前,半农先生去欧洲的时候,他就找他的一个副手联络班农先生,说能不能来一趟我的国家,和和 你紧急见个面,然后班农先生就去了,私人飞机接过去的,私人飞机还是中国一个老板的私人飞机,结果到那之后说我们这个国家刚刚习主席去年访问了我们,我们还通了火车,一带一路我们也支持,但我要先声明,我用和跟你美国站在一起的,我请你过来就想关心两个问题, 到底川普有多大的决心和共产党搞贸易战,能感到啥时候,像那啥,第二个,想搞明白,最到最坏的时候你们用什么手段,然后班农就说了,我们现在不是贸易战,是全面战争,哪能是贸易战的呢,我们对的是共产党,不是全国人民,然后这个人就开始讲了,一个半小时这个人没停,就一直讲,就是讲要和共产党和好,我虽然和你美国站一般,言外之意就是我们都是白人,都是欧洲人和你站在一起,我们对付共产党,但是共产党对我们有利益,我们要改变它,影响他,bbabab,讲了一个多小时,班农就说,你停下来吧, 总统先生, 他说你腿不好,他老拄个拐棍,我看你今天接我们的时候腿更严重了,听说中国的叶简明和你很好,叶简明也被抓了,你有没有问习近平能不能救他出来,他愣了一下,说你怎么说这个事啊,班农说刚刚你讲了那么多我想告诉你,我是班农,你请我来的,我听你说话来了,你还花了钱,我告诉你,你想不想参与,美国和共产党这场战争,你已经参与了,关于说你讲的这些话,美国人不用你教,我们已经花了几十年,花了几十万亿,我们已经学清楚了,你这个国家你这个GDP,还不够中共在我们国家骗钱的零头的,今天你咋我说这个事情,咱们再见吧,站起来就走了。 这个班农就和这个总统说的话,这个总统就这一年,瘸了个腿,跟中国关系搞得很好,参加大阅兵的,这个就这回到了欧洲去了,又让人给停了,停停停停停,你快下去吧,给轰出去了,最惨的也是德国一个前领导人,强烈亲共的,以后如果这个场合你还这么讲话的话,以后所有的活动都不让你参加,就这么严啊,这几乎在西方在欧洲是不可能的,你可见这些人到了这个对CCP的威胁,和中共的威胁到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大家能感受到,所以这两天不同的渠道和我说,确实感受到了这个世界在变化,咱们中国有句话,在山东老家,就是你作吧,你作吧,就是你到头了,你作吧,作呀,新疆集中营,香港到处抓人,澳门干掉郑少秋,王健,给他杀咯,参谋长,副主席,抓咯,这个自杀那个自杀,公开250名所谓官员抑郁症,实际上上千都不止,甚至可能更多。 然后威胁台湾,跟美国挑战,打。到处假钞票,满天飞,你说这世界能让他下去吗?这世界要这样下去,人类还有未来吗?全世界都有打着CCP的旗的,到文贵楼下,到纽约,抗议郭文贵强奸犯,遣送回国,叫人家外国看到有这么大的力量都是来自CCP,谁不害怕? 再一想想这金融,随时就垮了,垮了西方不就完了,在一个偷你技术然后还不给你钱,所以说昨天下午的时候我在另外一个城市,跟一个军方的人,荷兰人,在美国呆了几十年了,两年前,才拿了美国护照,另外一个他一直作国防分包商,讲了很多感受,其中一条,他说你看,我作为一个和美国做了那么多年的国防承包商,我曾经是欧洲的军人,郭先生希望你不要介意,我觉得对我们的威胁,共产党的威胁不亚于希特勒,哎呀! 我说你说太好了,你给我说说你的感受,有一条,这是我从来没说过,从来没想过的,他说,郭先生我经常去中国,他说我原来去中国觉得中国人都太善良了,有时候是被宣传的,但是对西方是友好的,没有那么多发自内心的对西方的憎恨和抱怨,有时候是误解,但是最近两三年,到中国去,确确实实很多人嘴边不自觉的对西方白人和美国有怨恨,好像中国的很多问题都是西方来的,他说这个操作的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 在中国发展太快了,这个人的观察还是很细致很细微的,我说你说的真的让我很心痛,我们中国人真不是这样的民族,我们民族可以说几千年来懦弱,自私,甚至可以说我们不好战,我们的民族是没有那么多恨的,我们的毛病是不团结,对自己的人比谁都狠,对外没有这么多恨,但是我听你这么说,我也有这种感受,我说我希望共产党操纵的这种民族和民粹主义,得到遏制, 他是前妻离婚的时候带了3个孩子,跟前丈夫的,还有4个所谓侄子,他是跟前妻离婚带了两个孩子,在美国结的婚,说他前妻的孩子,在学校里面强烈的感受到这两三年,中国来的学生,很不受西方人的欢迎,他说他的孩子也有这感受,他说为什么中国学生来吧,老有一些和学习没有关系的活动,引起很多人反感,还有一些学生太有钱了,开着宝马奔驰的,很炫耀,穿着名牌,然后大量的宣传共产党,就是把学校变成政治宣传地了,所以说他也感受这样下去会出大问题, 我就简单跟他说说,刚刚在欧洲开的这个会。我说其中有一个你老家荷兰阿姆斯特丹的一个做船的大老板,这是我朋友,二十几年的朋友了。我说他每次参会的时候,过去都是因为维护中国人民的利益跟别人吵架。这回他是第一次在会上发表了慷慨陈词六分钟,他看到今年的中国。为什么?他刚刚去了云南,刚刚去了靠近西藏的宁夏回族自治区。还去了黄河什么基地。完全他傻眼了。他认为整个中国现在上下现在进入了亚战争状态,老百姓要么就是大吃大喝,完全没有任何想法,再一个就是想办法捞钱。更重要的是到处是宣传,到处是警察。 我说您这位阿姆斯特丹老家的朋友打电话跟我说一句话,他要回去组织一个在荷兰一个组织。要在欧洲做成一个大的巡回演讲。讲他看到的中国。他听我说完以后,他说跟他认识没有联系了,他说我能不能把电话给他。我就马上现场跟这位朋友联系上,我让他俩就开始说上了。他俩讲了几分钟说,我过两天我回荷兰,我跟他一起干这事。 所以说你看,现在不是说今天你郭文贵爆料,或者王健事件让共产党就怎么了,不可能的。也没这个本事。咱别把自己弄的那么重要。现在是整个社会系统,整个国际环境,整个国际上所有跟人类有关系的事,都意识到了。整个地球就那么大,有人在那块儿挖地球的墙角,挖地球的墙角,挖人类的墙角。不是说你站得高,他挖一下挖不着你,你摔得更狠。 西方的金融是最脆弱的。这么多的超发货币,这么大的金融危机。我见每个西方人都问我,咱别说那么长远,你说要是你们出现了新的一次金融危机,CCP再继续下去,你们的孩子还能上得起学吗,你还交的起房租吗,你还供得起你的房吗,你银行的贷款你还不还啊?你开的那车,你能负得起贷款吗?每个人都要回答这个问题。 当然,一旦发生世界性的重大金融危机,人类十年二十年都回不来。因为全人类上,几千年都没发生过,几乎全人类都靠借债过日子,都是过度消费。而且过渡消费还有一个必须消费生活模式,就是什么,大家知道的汽油,石油,电。这些东西不是说你有钱,你有钱电我存起来,下一百年,油下一百年。你没有金融危机我可以一直用下去。那不存在这个事情。汽油供应商倒闭了你还有油吗?电厂倒闭了你还有电吗? 就是人类的生活模式不是因为你有钱就可以独身之外,过着所谓不受金融危机影响的生活,不可能。飞机,你得有机场服务,车,得有维修,现在的货币是银行,你现金都没有了。而一金融危机连货币都不是钱了。所以一旦出现货币危机······ 大家好好看看中国的《超限战》那本书。《超限战》这本书几乎成了西方人认为是近千年来了解中国和军事上最重要的书之一,虽然他有点儿军事文学的水平。这个乔良先生,乔良,他写的这本书,虽然有很多我不同意,但是西方人,我认识的西方人几乎每人都阅过很多遍。他不是没道理。西方人认为《超限战》这本书,就是中共现在全都做到了,全都做到了。 美国现在的几个三星将军,把《超限战》背的滚瓜烂熟。现在在白宫当安全顾问的人,把那个《超限战》都看烂了,大家可以看到班农先生每次演讲的时候身上拿一本书,都烂了,都翻烂了。那本书就叫《超限战》,英文本的《超限战》。这位荷兰的朋友手里拿着一本《超限战》。我说你什么开始看的,他说我几年了。哈哈,还看的是《反超限战》第二部分。他说现在欧洲很多人都在看。这个《超限战》,《反超限战》是成了西方了解中国巨大的一个窗口。然后就是现在很多人看郭文贵爆料,哈哈,看文贵爆料。说到这儿的时候,我再说昨天晚上,是和······这个小心点儿说啊······ 关于王健之死,一个重要的我们的调查合作伙伴。他是我们和法国政府的一个联络人之一。当时法国内政部说得很清楚的,说我们已经重起了调查,建议你们不要先发新闻发布会。建议啊,跟他沟通。那么另外一个呢说,法国愿意分享有关新的调查资料。 大家知道,第一版,就是王健死完,不到一星期,五天,法国内政部的调查小组,和普罗旺斯,普罗旺斯啊,警察负责人,已经完成了调查。总结是,拍照死。拍照导致的自己掉下来死。和咱们的CCP,还有胡舒立,胡舒立,这个烂女人,这个烂人。写的所谓的到了医院,脚疼死。没任何关系。同时,报告上非常明白的事情,现场,当时,有两个保镖在场,后来又有四个人在场,见证人包含了翻译,还有法国那个女的Sylvie Ouziel都是见证人。这第一版。 当咱们爆料开始说被杀以后,开始闹腾以后,出了个第二版。说王健啊没上去,在下边拐弯处,拐弯处,由于心脏病和身体不适,当场他的保镖给他做针灸,抢救无 效死亡。大家都不知道这一段吧。是心脏病死。然后大家看到那段时间就法国放出来了啊,王健先生有先天性心脏病,但是没敢说是心脏病死,没敢说。然后我们接着爆料,接着调查的事。这是第二版。 然后当我们决定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那边说,我们正在调查,你们别这么早开新闻发布会,不好。特别是我们那个视频,他们把所有给我们视频的人全抓了,全都给抓了,而所有给我们视频的人全都是家庭受到了威胁。而且这些给我们视频和视频机的人跟我们切断了联系。由他指定的代言人,代表人,还不是律师,是退役的警察,有调查权利的人跟我们说,你们不能使用我们给你们的视频。 战友们多有意思这事,多有意思。法国都一模一样的玩儿法啊,一模一样。后来呢,我们经过商量,我们暂时不说用,也不说不用,等待着内政部调查。我们就等着。昨天和前天,法国内政部说,最终一版的调查结果基本出来了。出来的结果定义是:王健当时从上边跳下来,是他自己跳上去下来的。在教堂后门就是在放死人那墓地跳下来。 後來呢,我們经过商量,暂时不说用也也不说不用,等待着内政部的调查,我们在这等着。噢! 昨天和前天,法国内政部说,最终一版的调查结果基本出来了。啊!出来的结果,最终定义是——王健当时,从上面跳下来,是他自己跳上去下来的。从那个教堂后门,就是放死人的墓地跳下来。哦!原因不详,没有任何人在场。 把田丁丁、裴楠楠(从笔录)给弄下去啦!就是上面的“孙景浩”——裴楠楠。没了,没证据啦!就把“证人”、“证词”这一关……他死的时候是自己跳下去的,没人知道!跟谁在一起不知道、细节不知道,跳下去的时候就他一个人。 大家都知道,离开酒店到他死,只有二十分钟。从那个餐厅走上教堂,最快也得十分钟到十三分钟。那是从酒店飞上去地呀?那是飞上去地呀?就是无人机也飞不那么快呀!啊!还绕那么多弯儿。而且,还有人看见他,背着手在马路中间走来走去,那是个替身那? 法国内政部敢做出这样的判断、结果出来了。当然,它现在还没跟我们说是最后一版。(如果)它最后一版,我们就提前开新闻发布会了,就不到十九号啦!我们就 等他了么,我们兑现承诺嘛!我们这段(时间之所以)不讲,就是兑现承诺。我们不再讲,等你调查。但是,这个给我说完之后,我说你要说,这个就是你们的调查结果,我说,我们明天就开新闻发布会!不到十九号了,我们不会等到十一月六号,美国中期选举之后,你把我们给拖过去,我们(本来)希望十一月六号之前举行新闻发布会。别玩儿我们,我们不是傻子。 所以,我们的美国团队也非常冒火,周末了听到这个消息,也很震撼!说怎么可能啊?但是,他们(内政部)说,你们先别着急。啊!目前,还没最终的签字定案。咋弄啦!战友们啊!哎呀!这儿戏——真是太大了啊!我看看,今天应该是清楚不(指直播画面)?我没问大家啊。对呀!咱们战友呐……我刚才看了一眼,这个(战友)说的对——没人在,谁报的案呀? 不是很简单嘛!那你第一版咋来的呀?你第二版咋来的呀?啊!那个录像上显示很清楚,十二点零五分,也就是整十二点,因为它(录像显示的时间)快五分钟到七分钟。那你说你这人都……这警察,当地的宪兵警察,还有那调查案子的警察。骑着电炉子——摩托车,嘟嘟嘟!跟着华宾、薇娅克开着车来了!到酒店了!都做笔记了!周恬恬翻译,啊!又名叫鲁小姐的(那个翻译)。 在那块儿哭啊,嗷嗷地哭啊!那都有视频地呀!那你咋来地?你警察咋来地?这王健还没死就给你打电话——说我要死了,哥们儿你快去那等着去吧!(即便)就这样,我们给他算了时间,他也来不了呀?那个警察从宪兵队(出发),要想到达,没有三十分钟是不可能的。(而且)是畅通无阻的情况下。 “政事小哥”专门在Google(地图)上讲过——畅通无阻。消防队也得三十到三十五分钟(才能到达现场)。 大家看看我们播放的视频,是消防的人先到的。啊!在这之前,实际上有一个,不是值班的、不是被报案的警察(先)到现场的。当时,田丁丁给他说,这个人是这个病死了,啊!心脏病。结果这个人站在那,待了一二十分钟,他英语、法语也讲不明白的时候,被报案的警察来了。三十几分钟以后来的,啊!不是,是二十几分钟以后来的。来了之后,就变成了什么?说是他摔下去死的,他说有问题呀!这个警察,现在已经被(内政部)让他闭嘴了。 啊!你这儿段…… 再一个,你那个花工——叫“杰克”的花工。突然间,最近,整个人有问题啦,快疯啦!爱酗酒。噢!天天大哭大闹,是谁给他下药啦?咋回事 儿啊这是?这个花工,叫“杰克”的。啊!我们去几次找他去。在楼上不敢下来,嗷嗷地喊,骂人!啊!说给我什么我也不见,赶快混蛋,骂人!我们的团队现在还在那呢,啊!有二十几次了,想去见他 40-45 燕南飞 就是不让见。谁看着呢?这个人做出的证据很清楚啊,他说他看到了这两个人,什么什么情况, 跟王健。法国警察就敢这么干?啊,就敢这么说!说王健自己从上面跳下来,无人在场。亲爱的兄弟姐妹们,你们去想想有多疯狂!有多疯狂!还有,你说,既然这样,那往餐厅报案的女的是谁让她报的案的?你咋知道他死了?你给消防警察打什么电话?你怎么知道他死了?你咋不说他睡着了呢?你说这是什么狗屁逻辑? 所以说战友们你去想想,这个混蛋到了什么程度?这是法国国家在做调查!你可见这个CCP怕到了什么程度!啊,什么程度!荒唐到了什么程度!战友们兄弟们,你们知道么?他这几百个调查是不可能销毁的,它是一定会存在这个世界上的。战友们你知道法国的法律是什么吗?咱们战友里面,任何人,在法国,你拥有律师资格,或者已经有的调查员,他是终生的,或者私人侦探,你都有权利去调阅这个卷宗,就这么简单,它不是多么严肃的事。任何一个法国持有律师资格或者调查员资格的都有权利调查这个卷宗,而且他无权拒绝。它不像咱们CCP共产党整的天大地大似的,它不是这样的。那你想想,那么多人调阅了卷宗,复印了卷宗,怎么可能不让人家知道呢。 你说CCP有疯狂到什么程度?他们为了掩盖事实,就能做出这拙略的表演。最后,胡舒立的医院死,脚疼死,不中,啊不中!换招,马上换招。换什么?啊,王健可能心脏死,一看,也不中也不中,再换招,换什么招?哎呀,这个王健可能是助跑,二三次助跑,没助成……也不中!这个瞎话还不行,当时先是有家人在场,最后是没家人在场; 然后,在教堂,当时啊,跟着公安的人来的还有一个西藏的和尚,一个所谓的给他诵经的团队,就要在那个教堂举行送葬礼。最后一分钟,人家教堂不愿意了,没让他举行。你说,连王健还没死呢,你都把送葬都给他准备好了。这故事编了不说了,不中不中,不编了;现在直接就来一个:压根儿就没人在场,压根儿就没有人在场!没有裴楠楠,没有田丁丁!你说这什么玩意儿,疯了, 简直是。咱们战友们,要求文贵,恨不得拿着放大镜来看,但是要求CCP, 大家也没这么想 。 他们怎么可以这么样的撒谎?!就像那新疆集中营一样,就那样关上笼子,围一圈板凳,然后有人玩着乒乓球。现在我基本知道了,玩乒乓球的那个是当地新疆武警医院的人,都是装的,没有一个是被关押在那的。所以,胡锡进这个老混蛋跑那边演戏去了,他就可以演这种拙略的戏。就像罚我130亿美元似的,他就敢把所有人抓起来,一场一场的演,中间演了十几场:你激动,你一哭,停!把你威胁半天,再继续开庭继续拍。在大连,他就敢演这么拙略的戏,然后掐段给你播出去。所有的人都是被关押状态,你只要承认,你签字,马上释放你。你不承认,不签字,不让你走,然后罚你130亿。 新疆的事明明就是集中营而他说的是再教育,那你教育教育去吧,那么好的地方!王健的事情从开始脚疼死、医院死、心脏病死,冲跑死!冲跑家人陪死到最后压根就没人在!(笑) 这就是咱们共产党的治国水平,就是咱们共产党跟全世界打交道的水平!说你是骗子你都不配,低级的骗子!谁是高级的骗子?夏业良、韦石、西诺、郭宝胜那才是高级骗子呢!牧师,是不是啊! “我是牧师,死了还能保证让你活着回来” 郭牧师、袁白衣、袁红斌、东京爆邪, 是不是啊? 拯救人类自己成立了公检法机构当院长,是不是啊?多牛啊!你看那个韦石开着民主网站天天钓鱼,天天卖钱在北卡拉多已经买了农场了,韦石、西诺开着网站天天搞假政庇,人家挣了钱还搞了民主民运,这是啥玩意啊?这才是高级骗子!共产党的骗子跟他们比差太远了! 你看那夏业良把人家肚子搞大了跑到美国来还当教授呢,然后我告他他跟我和解还想要我150万美元,厉害不?所以说疯狂啊!然后孟宏伟的事情,我第一次!我第一次! 再说一遍我第一次:就在昨天官方这个人非常庄重的跟我说了一句话,当时我担心我的英文水平听不明白也担心这哥们的英文讲得不好,我马上说:你等等等等,我让我旁边的助手帮我翻译一遍,咱别搞错了!他说:“我告诉你,孟宏伟被抓很大程度上是跟王健案有关系,另外因为孟宏伟被抓在这有好几个中国人被消失了” 我当时真的是被这个官方朋友的话震惊了!孟宏伟参与或者帮助、协助这是百分之百的,但是能参入到那么深,那么深!还导致几个中国人现在消失了,这事就不简 单了!是不是也被他们弄到这个大使馆给锯了呀?不过我觉得中国的锯要锯人会很疼,因为中国人造的锯都是假的,没有锯得那么快,我估计啊! 我想我要去中国大使馆的时候我要带着先进的锯去,我先准备好:你要锯之前先买这个我带了个能快点锯的,你別整个中国造的假的!(笑) 哎呀!中国产的锯估计会锯得很慢很疼啊,会很疼!(笑)所以法国官方的这个哥们说:“ Miles,你别着急,这事情现在看来一定会弄清楚的! 不但是你要弄清楚,那美国人比你还想弄清楚啊!最近美国盯着法国盯得很紧,据我所知好多人包括美国政府也在内,法国就说:你等等,等等啊!马上出结果(笑)!所以说战友们啊! 王健之死这是上天给我们送来的巨大的礼物,王健之死加上沙特这个记者被杀,然后又加上近来一系列的事件,都加在一起就像做一锅菜一样,味精、酱油、辣椒、老抽、生抽全来了,你想做不好这盘菜都不行啊!这盘菜是什么?就是炒掉CCP! Fire CCP!天意啊! 天意! 你说我昨天我听到这个结论是:自己跳下来,无人在场,我是…昨天我发那个,我这文化水平太低,这没上好学嘛——应该这么说:我听到这个信息,既兴奋又激动,我预料到的和担心的事都发生了,不是说光预料到的,那个词表达不准确。然后呢,我预料到的、我担心的它都发生了。因为我想到那么多,但是还是没想到他敢这么说,他瞪着眼睛说瞎话呀! 这就像这现在这网络上一弄就说郭文贵没有钱了,上船去住去了,头一年郭文贵没饭吃了,是不是?郭文贵还跟一个同性恋结婚了(笑)。竟然有一个土耳其的朋友说,他是个老演员,他说:Miles 我看那个推特上说你跟一个美国律师结婚了(笑)。我说这都一年前的你还看见了,我说你看看我能跟谁结婚你帮我找找。就这种谎言他都有!屎诺(西诺)个混蛋王八蛋说我跟律师结婚了。 你说他啥谎没撒过?西诺只有一个谎,没说把他妈嫁给我。屎诺除了没说把他妈嫁给我、他女儿嫁给我之外他啥谎都撒了。他这个儿子在美国在学校里边一个德行,也撒谎。下一步咱好好把他家族撒谎基因全给他挖出来,啊全给他挖出来,必须让他受到美国法律的惩罚、制裁。 还有韦石这个流氓:博讯被百度给弄走了啊——这跟郭宝胜他们是一样的,我现在越来越佩服他们了,跟共产党比,他们真是天生的天才的骗子、谎言家,简直是疯了,简直是疯了。这些人简直是太搞笑至极,搞笑至极。CCP培养出来的人物都是怪胎、怪胎。 最后呢,我想跟大家说啊,王健的新闻发布会会异常的精彩,会异常的平淡,也会异常的,让大家….(深呼吸)信息会很多(忍不住笑)…别说了,我还要坚守他们的承诺,发布会之前不说那么多了,啊。 亲爱的战友们,今天我的直播就到这吧。一说又48分钟。今天我的嗓子啊,医生跟我说每天除了不抽雪茄以外,不能一天总讲话了。然后呢这个…能不讲吗?跟大家一见面,48分钟就没了,啊,48分钟了。多想跟战友聊聊你看,唉,真开心跟你们聊天。咱们现在郭战友的力量绝对是世界上重要一级,绝对是一级,绝对是重要一级!这个力量是巨大的! 郭战装的生产啊——现在因为是人家第一批就要交一万,第二批就要交两万,第三批交5万生产的,中间反复了几次。第二批帽子正在生产中,还有一段时间。然后呢,下一次的帽子和衣服的发放呢,每个国家每个地区,指定一个人,由每个国家各地区的人负责发放,好不好,等到详细细节,我会在郭媒体上推出来好不好?大家别着急,该得到的我一定会让你们得到。因为郭战装啊咱们这回订得多,第一批啊就是20万,第一批就是20万。然后总共咱们要生产200万。细节我不能多说,要维护战友们的安全。咱们郭战帽绝对是一帽难求啊。昨天开会上好多人都戴着郭战帽,太棒了,太棒了。 亲爱的战友们,今天咱们的直播就到此为止,祝你们有个愉快的周末,现在我给大家,为14亿同胞咱们祈祷。 (双手合十、闭目祈祷) 阿弥陀佛,保佑我们14亿同胞所有战友们的家人安全、健康。 今天我录播了,看来不必要录播,应该是没问题的啊。亲爱的战友们,一切都是刚刚开始!谢谢!